月色如钩,银白色的冷光一泻千里,在海面上漾开一层层涟漪。

一艘巨大的客轮撞破了那原本悠闲的海面,凌乱了海面的原有的平静。

远远望去,甲板桅杆下,影影绰绰出现几个人影。

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轮廓线条分明,裹挟几分清冷,脸色些许苍白,淡漠的双眸睥睨围着他虎视眈眈的一群人,眉宇间没有丝毫慌乱,仿佛周围发生的一切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泠泠月光打在脸上,徒然生出了几分薄凉。

“封少爷,我劝你还是乖乖把手里的u盘交出来,免得你这腿脚不便的,一旦落入海里,想扑腾几下都吃力。”

男人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弧度,语气比这夜色还要冰冷几分,“u盘在我身上,有本事就来拿!”

“呵,封少还是一如既往地狂妄,你别忘了,这里是公海,我们兄弟就是把你杀人碎尸也没人知道。再说,现在的你也不是三年前风光无限的大少爷。”

男人抬手示意,他再不交出u盘,只有死路一条。

“染染姐,真的不出手帮帮他吗?这么好看的男人你一点都不心动?”颜若雪紧紧地拽着楚染的衣袖,异常兴奋地看向被包围的男人。

好好看啊!比娱乐圈小鲜肉还要高冷出几个度。

楚染双眸盯着海面,夜风吹起垂落在肩膀上的长卷发,在月光下,肤白胜雪的肌肤似乎在发光,葱削般的手指戳中她的脑袋,拉开两人的距离,“堂堂颜家大小姐,什么样的美男没见过?居然还能被一个男人迷成这样。”

“真的,真的,你看看嘛!保证你会心动!”

心动个der,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小丫头非说会场太闷要出来透透气,现在又要看美男,屁事可真多,她出门的时候可答应了二哥绝不惹是生非。

不过在她喋喋不休下,楚染终于施舍了颜若雪一个眼神,“你好歹也是个大家闺秀,能不能别看到个男的就激动?”

“看看过来,染染姐,他看过来了”颜若雪激动地拉着她的袖子摇晃,活像个刚进城的村妞看到了心爱的玩物。

土得一塌糊涂!

楚染不耐烦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正好对上了那个男人投来的目光,她撞上那一双幽深如寒潭的双眸,那样冷静自持,那样深邃,她不禁勾起嘴角,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困?

目光下移,看到他的双腿被暖毯盖着,残疾?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是在扮猪吃老虎?

同时,围着男人的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人也发现了他们,个个面露狠色。

“哪里来黄毛丫头,快滚!”

颜若雪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双手叉着腰,活像一只开了屏的花孔雀,在家里可没人敢这么和她说话,“说谁是黄毛丫头?你们是不是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双腿不便的病人。”

“你别多管闲事,否则”那人眼里的凶光毕露,语气里满满的威胁意味。

楚染深吸一口气,早就想走了,奈何小丫头的手紧紧抓住她的衣袖。

“否则怎么样?把我和他一起丢进海里吗?”

其中一个黑衣人目光微变,低声道:“鸡哥,她听到我们的话了,要不要”那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