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染抬眸扫了眼二楼角落不起眼的房间,这仇结下了!

很快,她被一群黑衣保镖送到了一间总统套房里,望着梦幻的房间,她似乎意料到了什么,听话地坐到大床边上。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凌乱而急促的脚步,一个肥胖的球把门撞开。

哦,不,是胡凡!

胡凡向来喜欢奢靡的生活,又靠着吃各种药物维持能力,身形庞大,怎么看都是一副肥胖中年油腻大叔的猥琐样。

眼底闪动着贪恋的光,他对这个女人原本势在必得,谁知道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抢女人。

拍卖会来了这么多世界名流,胡凡确实不会轻易毁约,不过他也不能让自己这么憋屈,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女人,怎么都得尝一尝才甘心。

“都在外面守着,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许进来。”

胡凡说完话后,迫不及待的扑向床边的美人儿,“小美人,想死哥哥了。”

楚染强忍着一把拧掉他脑袋的冲动,向床边缩了缩,目光紧紧盯着他手上的发着幽光的戒指,果然在他身上。

他急忙脱了自己的外套,犹如饿狼扑食一般朝着楚染扑来。

“时间紧迫,我们抓紧时间办事!”

楚染倏地站起来,长腿一扫,盈盈一握的小腰迅速一扭,躲开了胡凡热切的怀抱,柔软的小手宛若灵活的长蛇缠住他的手,一个巧劲把他的手控制在身后,然后一脚踩在他的背后。

软趴趴的触感让她觉得有些恶心!

“砰!”

胡凡整个身体塌在床上发出巨大的响声,门外两个保镖面面相觑,少爷还是一样生龙活虎啊!

光是听着就很刺激!

胡凡顿时怔住了,不过背后传来冰凉的触感让他神经微动,心想这个女人好像也不是那么无趣。

“宝贝儿,原来你喜欢野蛮的啊?早点说嘛!”

楚染‘呵’一声轻笑道:“还有更野蛮的,想不想试试!”

中文?胡凡眼睛一眯,原本就只有一条缝的眼睛,现在几乎闭上了。

“你是谁?”

话音未落,楚染就快速不留痕迹地将他手指上的戒指拿走了,随即松开对他的控制,快速转身朝着阳台走去,她站在阳台回眸一笑:“看来也不全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再见咯!”

胡凡这体型想要弄晕他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反正东西已经到手,楚染也不想多做纠缠。

“来人,快来人!”

门外保镖听到声音,相互看了一眼,破门而入,只看到阳台上闪过一道人影,而胡凡则趴在床上,艰难地支起身体。

“胡爷,胡爷,您怎么样?”

“那个女人,抓住那个女人。”

身后的小弟们一拥而上,朝着阳台跑去,可阳台下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只剩海面幽光凛凛。

“胡爷,没没人。”

胡凡这才后知后觉地望着空空如也的手指,暴跳如雷,气炸了的脸随着他的动作肥肉乱颤,怒吼道:“原来是为了这个,搜,一定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在他眼皮底下还敢偷东西,果然是嫌命太长!

就这么一艘船,他倒要看看那个贱人怎么飞出这片海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