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屿不明所以地盯着楚染的背影,正欲说话,却见封烃低眉思索许久,缓缓开口:“去查,她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少爷是担心”

这次少爷是受到封家家主秘密召回,知道他回来的人没有几个,而这个被称为鸡哥的人是少爷设计引他出来,目的是把他后面的人一起揪出来,谁知道被这两个小姑娘中途出现给破坏了。

封烃刀削般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格外深邃,晦暗不明的双眸渲染出不容忽视的强势,嘴角下意识勾出震人心魄的玩味,挺有意思的女人,但如果真的是封御的人,他绝不手软。

虽然有点可惜!

炽屿立刻着手安排人去调查,他有些不明白少爷既然怀疑又为什么放她们走?

楚染刚走进会场,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颜若雪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愤愤不平嘀咕:“还以为是一只软萌的小奶狗,没想到却是一只腹黑的大灰狼。”

“怎么,不是你非让我去救他?这下又后悔了?”

看到突然那些出现的人,楚染就知道颜若雪这丫头好心办坏事,不过算了,毕竟也是她默许的,只是那个那个男人最后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颜若雪有些心虚地望了楚染一眼,“染染姐,我是不是闯祸了?总感觉那个轮椅男是故意套路那什么鸡哥的。”

楚染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叹息了一声。

颜若雪缩了缩脑袋,生怕她家染姐一掌给她拍飞了。

“哟嚯,我们家小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舅舅要是知道的话,他老人家怕是要痛哭流涕烧高香了。”楚染语重心长地说着话,一边拎着她朝着二楼坐席走去。

此刻,颜若雪只觉得美色误人,都怪那个轮椅男的无懈可击的脸让她一下子失去了判断能力,她连忙为自己辩解,“人家一直都很聪明,就只有你们一直把我当小孩。”

两人刚坐下,一个面相刚毅男人步伐稳健走到楚染身后,他是楚漪派来保护楚染的私人保镖-言宿,和他的名字一样,本人刻板严肃,说话一板一眼。

颜若雪最爱捉弄这个小古板。

“小姐,胡凡把压轴的拍卖品换了。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压轴拍卖品。”

闻言,楚染微微挑眉,还没说话,颜若雪激动地站了起来,“我们就是为了那枚千机戒来的,他凭什么换了拍卖品。”

好在单间隔音效果不错,不然这小妮子的话早就被人听了去。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讪讪地坐下。

楚染随手抬起桌上精致的茶杯,声音微凉,“换成了什么?”

“国gd实验室新型克隆人,是一个叫alice的女人。”

“god,devil,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楚染眸色微变,有那么一瞬间,言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gd实验室当年不是被一把火烧毁了吗?

“小姐”言宿有些担心地开口,生怕惹得她不开心,小姐三年前就是被绑架到了那里。

楚染放下手中的茶杯,轻笑了一声,“没事。”

“他为什么把拍卖品换成了一个女人?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冲着千机戒来的。”颜若雪没太听懂他们的对话,难道那个女人比目前最高科技武器的千机戒还厉害?

据说千机戒能在一瞬间连接人体大脑神经,变化出几十种最先进的武器,在绝境中求得一丝生机,这可是每个有钱又贪生怕死的富豪可遇不可求的保命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