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染想了想,没有继续追问。

封烃手指轻击桌面,身子微微向后倾,修长的双腿微微打开,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楚染,明明直直一张普通的椅子却被他坐出了皇椅般的感觉。

从未没想过有一天会和一个女孩坐这样简陋的烧烤小店里吃东西,明明只要他一个电话无论什么食材都能送到跟前,不知为何,他很享受这样的场景,并不觉得这一切有任何违和。

“为什么喜欢考古?”

楚染尚未回答他的话就被打断了,“两位客人,兔肉烤好了,有什么需要的再叫我们。”

“好的,谢谢。”楚染眼底闪动着光,似乎已经饿得不行,带上塑料手套开始吃,兔肉香味四溢,肚子的馋虫早就按捺不住了,她给封烃分了一只兔腿,自己拿着一只一边啃,一边回答他的问题:“了解过去不为人知的故事,铭记曾经出现过的痕迹。”

楚染并没有说太多的华丽的辞藻,只是简单陈述出自己心中所想,她笑了笑,问:“是不是很无聊?”

“过去和未来相同,缺一不可。”封烃看着放在他面前的兔腿,不知该如何下嘴,却没发现原本低头啃着兔肉的人不知何时把头抬了起来。

看到他面前还没有动过的兔肉,笑着撕下一块,递到他面前:“试试,挺好吃的。”

封烃看着她手中的兔肉,神色一怔,忽然就有了食欲,迟疑了一会儿,缓缓张开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唇碰到楚染的手,隔着薄薄的塑料手套还是能感受那柔软的触感。

不经意的触碰,在这夜色之中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旖旎。

良久,楚染才开口:“好吃吗?”

封烃细嚼慢咽的动作十分优雅,怎么看都是一副绝妙的风景。

见状,小夫妻俩躲在后厨不再出来,免得出来打扰他们,时不时透过细缝向外面望去。

“看什么看?还说我呢,你不也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了。”老板娘拧着男人的耳朵,一脸不悦。“轻轻点,我错了,老婆,我再也不敢了。”男人急忙求饶。

女人却不是真的生气,看了外面的两个人,小声说:“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人,我还没见过比他们好看的人,就像电视上那种男女主,太般配了。”

“我听说后山发现了千年古墓,这些人应该是上面派下来保护文物的。”

“难怪了,一看他们就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夫妻俩说着朝内厨走去。

“怎么样?能吃辣吗?”楚染把一些蔬菜放到他面前,但他尝了一口兔肉后就不愿再尝试,看来是不太能吃辣,楚染也没有为难他。

封烃慵懒地抬起眼眸,也不催她,看着她一点一点将食物消灭。

楚染也吃不了太多,剩下的一只烤兔一点都没动,本着不浪费的美好品质,楚染打包带走。

封烃把她送回去,走到房间外,发现自己房间里的灯亮着。

听到脚步声,坐在书桌前的人抬起头,一脸幽怨地看着他,“大晚上你去哪儿?居然不带上我?”他这话的重点不是封烃去了哪儿,而是没有带上他。

“出去吃了点东西。”封烃倒也没有瞒着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