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栩抱着零食一路小跑上来,看到楚染毫不犹豫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满脸疑惑:“不是说不想开车?”

“我改变主意了,上车!”

“可你知道地方吗?”沐栩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迅速钻进车里,把零食系好丢到后座上,还顺手拿出一包海苔吃起来。

“不知道,带路。”

“哦!”沐栩急忙把海苔囫囵塞进嘴里,“直走三百米,第一个路口左转,在前往开两百米有个山庄,那就是我们暂时的落脚地,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古墓塔。”

不等他说完,楚染油门一踩,车子飞奔出去,吓得沐栩急忙抓住把手,手里的零食散落在四周。

沐栩嘴角抽了抽,眼底闪过一丝迷惑,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老大,你和刚才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见过几次。”

沐栩才不相信才见过几次的陌生人会这么关心一个人,这些零食都是从国外进口,而且有不少就是有钱都吃不到,一看就是煞费苦心准备为某人准备的,他刚才也只敢挑了一包看起来最便宜的海苔。

但老大好像不知道。

“到了。”

这么快?沐栩觉得自己还没说几句话怎么就到了,他差点忘了眼前的女孩素有‘车神’之称,只要上了车,不论平原还是山地,那车速堪比火箭。

“这是镇上唯一的故里山庄,已经被我们包下来了,你的房间安排在后院二楼。老大,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直接去会议室。”

故里山庄其实由五个四合院组成,并不算太大,前厅被暂时被当做会议室,楚染和沐栩进去的时候,大厅里只有一个男人坐在圆桌旁,正在看手里拿着资料,灯光打在他身上,看起来极为儒雅。西装上的胸针格外吸引人的视线,一看就价格不菲。

但他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眉头皱得紧紧的,来回翻着资料。

“那就是咱们的金主爸爸,邵先生。”

楚染手里拿着沐栩之前给她准备好的资料,走到他身旁的椅子坐下,看向他手里的资料上:‘塔葬是一种极为古老而罕见的墓葬方式,为古代帝皇男宠之墓’

“邵先生是有什么问题吗?”

邵先生听到一个清冷的御姐音,伸手推了推眼镜,抬眸看向楚染,露出优雅有礼的笑容,回答:“有点好奇塔葬是个什么样子的墓葬方式。”

楚染拿出一支笔在资料背面的空白页上划出一座塔,“古籍上描述的塔葬应该就是这样,外形看起来很像玲珑塔,但却是倒立埋在地下,一共七层,一般情况下,主墓室会在塔顶,也就是地面的最深处。”

“资料上说那是帝王为男宠建造的墓穴?”

“夏国历史上有不少朝代帝皇喜好男风,但他们在那个时代被不被认可,因此他们多数是见不得人的存在,死后同样不能与帝王同葬。所以有些帝皇会单独给他们建造一个陵墓,证明他们的存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