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里的喷泉咕噜咕噜冒着水,在微风中,阵阵花香扑鼻而来,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似乎也很享受夏夜的宁静。

“真安静呐!”洛裳伸了个懒腰,脚步有些踉跄。

楚染:“”不是吧!刚才她喝的是果酒,度数很低,才喝了半瓶就醉了?

她扶着骆裳坐在喷泉前的长椅上,漫天星河不停地闪耀,银白的月光穿透了薄薄的云层洒在大地上,照得整个人都很舒服。

“好羡慕你,生在这样的家庭,你一定过得很幸福吧!”

“嗯,很幸福!”以前的她从未有过现在这样幸福的生活,她用了两年的时间才适应了家人的存在,或者这一切是对她前世的补偿。“以后你也会很幸福,以后你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一样。”

洛裳性子偏冷,家里的佣人都觉得她不好相处,心生畏惧,但她刚到一个新的国度,感到彷徨也是正常的吧!

她靠在楚染的肩膀上,自顾自地开口:“我真的很羡慕你,楚染。不像我,就连喜欢一个人都不敢开口。”

羡慕?楚染觉得有些讽刺,楚家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是楚家五小姐而不是她,她只是来自异世一缕孤魂,说起来,她和洛裳一样无依无靠,但她从不觉得这一点有什么不好。

不过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和司凌寒的进展这么快吗?

除了性子偏冷,洛裳也是个顶级美人,那个坐轮椅的男人会看上她也能理解。

肤浅的男人!

她如果有喜欢的人,一定毫不犹豫开口表白,“喜欢就去说!不说他怎么知道。”

“不嗝”洛裳似乎是酒劲上头了,身子开始扭动,一个猝不及防就抱住了楚染,“我我不能说!因因为他”

楚染:“”他怎么了?说啊,因为他怎么了?

话说到一半就停,引出人的求知欲又不解答,这样很难受哎!

楚染看不懂她复杂的眼神,也听不懂她的倾诉,她不安分地扭动身体在楚染的肩窝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睡着了。

楚染叹息一声喊来佣人把她送回房间,

等她回到餐桌边时,楚家父子已经结束了,四人躺在贵妃椅上不知在聊什么,笑得很开心。

楚染不忍破坏这个美好的画面,回了自己的房间。

床上打开的笔记本页面不停地跳动着什么,楚染没看一眼就把电脑合上了。

也许是今天的氛围太好,她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楚染在家陪着楚父,洛裳和司凌寒隔三差五就出去约会,楚父还安排她在楚氏上班,给楚漪当助理,先熟悉一段时间,之后便正式进入楚氏。

对此种种,楚父感到很欣慰。

他一边刨了个坑种下一株玫瑰花,一边说道:“染儿是不是觉得陪着爸爸很无聊?”

“怎么会。”楚染从仆人手里拿着玫瑰花苗递给楚父。

“什么时候出发?”

林教授的电话都打到他这里了,就为了催他放女儿去祈南。

“明早的机票。”

老父亲是舍不得女儿离开家,可她也有自己想要做的事,看着楚父沉默不语,楚染在他身边蹲下,轻拍这父亲的背,“爸,您是不是舍不得我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