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染接到电话后朝着医院赶去,左言这边听着电话也是心惊胆颤,他只是跟封烃开个玩笑,没想到他听到录音后居然激动到伤口裂开了?

楚染对他来说就真的这么重要?

看到楚染的急匆匆的身影,他急忙跟上去,“楚楚小姐?”他还没正式见过楚染,试探性叫了一声。

“有事?”

楚染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打开停在山庄前的一辆大奔的车门,这几天为了方便楚染出行,沐栩都把车停在门前。

她刚坐上去,那人就跟了上来。

“下去!”

对于不请自来的男人,楚染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刚才以为他是考古队的人,看样子并不像。

“楚小姐别误会,我是左言,你是不是要去医院?我是封烃的朋友,我们见过面,你忘了吗?”

有点印象,她转过头,面无表情地提醒,“系好安全带!”

话落,也不管他是否系好,油门一踩,车子飞一般冲了出去。

左言刚摸到安全带,身子急速向后倒去,重重撞在靠椅上,手忙脚乱地找个能抓的地方,还没缓过来身子又是一歪,整张脸“砰!”一声撞在玻璃上。

“嘶!”左言觉得自己的鼻子要被撞掉了,疼得眼泪花直流,好不容易抓到了车门上的把手,他赶紧把安全带系好才心惊胆战看向她,“也也不用这么着急。”

楚染只是专心开车,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许久,才听到她的声音幽幽响起,“没事吧?”

左言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不应该这么矫情,赶紧摆摆手,“害~都是小场面,没事!”

“”楚染快速扫了他一眼,平静地说:“我是说玻璃,这不是我的车!”

左言:“”敢情他还没有一块玻璃重要?

楚染一脸冷漠,是的!

上了她车,生死不论。

没一会儿车子停了,楚染率先下了车,也不管身后的人有没有跟上。

左言已经做好了长途跋涉的准备,而‘司机’却下了车,“到到了?”

拢共都没有五分钟吧!这么近的距离,她为什么十万火急地赶来?

左言下了车,胃里翻江倒海,他第一次觉得坐车是一种煎熬,腿肚子直打颤,但楚染的身影越来越远,他赶紧追上去。

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嫌弃:“你你确定封烃会住在这种地方?”

故里镇医院不大,由一栋四层楼的平房构成,房子看起来有些年份了,刷白的墙面已经开始泛黄,窗户也生了铁锈,不禁十分简陋,空气中的药水味十分刺鼻。

左言觉得自己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生病的人住在这样的环境里身体能够康复。这辈子他都没见过比这里还差的医院了。

楚染没有回答他的话,如果送封烃回眠城,路上颠簸他的伤等不了,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调来医疗队和仪器,加上有司凌寒在,他的伤情很快就控制下来了。

绕过医院大楼,后面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楼是给封烃的临时医院。

楚染一眼看到站在门前的炽屿,眉头紧锁,“怎么回事?伤口为什么又裂开了?”

“少爷就接了个电话,然后”声音一顿,炽屿看到了他身后的左言,“左先生,你到底和我家少爷说了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