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树叶沙沙作响,让原本就幽静的院落更显静谧。

待君元识确认怀里的人睡熟过后才轻轻的将人拦腰抱起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上。

从出城开始就没怎么闭过眼的庄喜乐早已是睡的不省人事,当君元识替她盖被的时候发现她裙脚的泥点子微微蹙了眉,犹豫了半晌还是替她去掉了外衫和鞋袜,看到里面干净的里衣和白嫩的双脚,这才舒展了眉头重新替她盖上了被子。

“拿去洗了。”

门外的华容下意识的接过君元识递过去的衣裳,低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君世子将她家主子的衣裳给脱掉了?

君元识可不管华容想了些什么,直接吩咐道:“喜乐睡了,你去通禀一声的岳母,就说我要去请安。”

自家主子都睡到君世子的床上去了,华容哪里还敢怠慢,连忙的走在前面通禀去了。

等君元识见到云氏,请了安后才将庄喜乐睡着的事说了。

“这两日忙,她没怎么合过眼,此刻正在碧水阁睡下了。”

云氏轻笑,从喜乐刚进城门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刚进府就被这小子给拐到了碧水阁,难得这小子还记得来给她说一声。

“既然这样那就让她好好的歇上一歇,城外的那些事可都的处理好了?”

君元是恭敬的回答:“听见处理好了,叛乱已经平息,城中那些暗藏的人也都差不多抓了。”

云氏松了口气,如此也不耽误她喜乐的及笄之礼。

“这段时日你也累了,去歇着吧。”

君元识拱手退下,已经出了院门云氏才想起喜乐还在他院子里歇着,那他要歇到哪里去?

哎......

这声叹息,云氏也不知道是为何。

碧水阁里,岁丰打来了热水,君元识洗漱一番过后换上了干净的衣裳,进了屋内看着床榻上熟睡的人直径走了过去,坐在床沿将人往里面送了送,而后很是坦然的躺在了旁边,还不忘拉过被子将自己也盖上......

岁丰已经学乖了,再也不偷听墙角,也不好奇,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守着,恩,抬头看天。

初冬的阳光早已没有夏日的那般热烈,褪去了火热剩下的一片温和。

在不经意之间,花开锦天城的芙蓉花也渐渐的凋谢,只有那日渐金黄的银杏叶岁丰摇曳,静静的等待这一年当年最为耀目的时日到来。

三十六部的叛乱已被平息,这只要有了西南夷部就能掣肘三十六部,当以后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军部,然后对他们加以操练,让他们感受到守卫家国的责任,感受到那份热血,对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东西就被深入骨髓,也有一些东西会被逐渐淡忘。

西南夷部筹建的消息传到城中的时候,不少百姓在茶余饭后又议论了起来,成立军部并不希望,可郡王这个时候并不在啊。

“听说是郡王出征之前留下的后手,郡王真乃神人啊。”

“郡王料事如神,咱们西南有他老人家坐镇,真的是福气。”

“听说没有,前些日子在城中制造混乱的葡蕃人被抓了,明日要在祠堂里处决,以告慰英烈的在天之灵。”

“果真?那真的是太好了,我要回去说下,明天定要亲眼去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